改革元年无果:金种子酒净亏额扩大 全部资源都聚焦到馥合香系列

原标题:改革元年“无果”:金种子酒净亏额度扩大,全部资源都聚焦到馥合香系列! 来源:五谷

自从换帅之后,金种子酒便立志“革旧鼎新”,并加强与经销商之间的合作关系,但疫情打乱了节奏,致使金种子酒的业绩继续在恶化之中。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1亿元,与去年同期5.06亿元相比,下滑19%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为负数,约为-5436万元,而去年同期则约为-3178万元。

对此,金种子酒方面表示,公司紧紧围绕“改革元年”各项任务部署,坚持新发展理念,围绕白酒主业发展,不断深化改革,进一步优化产品结构,做精做细市场,全方位推进营销升级,各项工作有序推进。

金种子酒总经理张向阳则对媒体指出:“今年以来,公司在改革中进行市场聚焦、产品聚焦,客户聚焦以及宣传聚焦,推出高端次高端白酒醉三秋1507以及馥合香金种子等产品,以此追赶消费升级大潮,提升品牌形象。”

明确双根据地市场细分思路

2020年上半年度,由于疫情的影响,白酒终端消费市场受到相应冲击,经销商面临去库存压力较大,同时疫情加速了白酒行业分化,市场份额逐渐向头部企业靠拢,安徽白酒市场也不例外。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古井贡酒实现营业收入约为55.2亿元,与去年同期59.88亿元相比,下滑7.8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接近10.25亿元,相较于2019年上半年12.48亿元,降幅在18%左右。

而2020年上半年,口子窖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5.7亿元,与去年同期24.19亿元相比,下滑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86亿元,相较于2019年上半年8.95亿元,下滑46%左右。

另外,2020年上半年,迎驾贡酒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3.68亿元,与去年同期18.82亿元相比,降幅在27%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接近3.33亿元,相较于2019年上半年4.45亿元,下滑25%左右。

对比一下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的收入、利润,就能发现金种子酒继续“排名垫底”,在4家徽酒上市公司之中,只有金种子酒处于净亏状态。

对此,张向阳表示,从茅台、五粮液等企业情况来看,全国市场份额是在向头部企业集中;而对于金种子酒而言,是希望在经过调整和改革后,成为安徽区域白酒企业的头部。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金种子酒的中高档酒和普通白酒收入各自约为1.05亿和1.08亿元,可见金种子酒的中高档酒占比较低,远远不及竞争对手。

“2020年上半年,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山西汾酒之所以能够实现利润增长,主要得益于拳头产品,或者说是高端产品,”一位酒企人士告诉《五谷财经》,白酒企业想要发展,必须在中高端上做文章,特别是高端白酒上,这不仅是因为抗风险能力更强,且毛利率更高,“洋河股份、古井贡酒都属于收入很高的白酒企业,但就是缺少一款强有力的高端产品,而泸州老窖能够崛起,就是靠的国窖1573。”

为了应对白酒行业长期发展的消费持续升级趋势,从积极抢占市场主流消费价位及对于未来主流消费价位的提前占位的角度出发,金种子酒对核心主推品牌的聚焦进一步提升。

据了解,金种子酒明确以醉三秋1507及金种子馥合香系列产品作为公司长期战略发展的核心品牌,从品牌传播到市场运作的全部资源都聚焦到金种子馥合香系列产品,有效提升了公司的品牌集中度与产品运作的针对性。

另外,金种子酒明确了以阜阳作为核心根据地市场、合肥作为战略型市场的双根据地市场细分思路,同时聚焦运作省内外重点样板市场,积极运作省外机会型市场,聚焦重点优质客户,扶优扶强,深化市场竞争力。

“如果不是疫情因素,2020年,金种子酒的表现应该不错,”上述酒企人士告诉《五谷财经》,疫情一度让整个白酒行业陷入困境之中,就更别说已经“伤痕累累”的金种子酒了,因此,金种子酒改革效果最快也要在2021年才能体现出来。

徽酒仍未形成军团作战

在白酒行业一直都流传着“东不入皖、西不入川”的谚语,就是因为安徽和四川都有很多白酒企业,且当地的白酒企业十分强势。

然而,近年来,四川白酒企业和贵州白酒企业继续呈现“星火燎原”的势头,而安徽白酒企业则逊色很多。

在疫情之前,在安徽白酒行业之中,只有古井贡酒的收入和利润展现了快速发展势头,并提出了200亿元收入的目标,其他当地白酒企业“不温不火”,甚至已经开始萎缩了。

从2018年开始,安徽省内白酒主流消费价格开始突破200元价格带,同时正在加速培育300元-600元价格带,这为古井贡酒、口子窖等龙头进一步发展带来机遇。

同时,安徽省内白酒市场以古井贡为第一的“一超多强”格局逐渐稳定下来,龙头企业精力从渠道竞争转向品牌打造和省外市场拓展。

但全国化名酒近年来加速布局安徽市场,在300元以上价位段与本土品牌展开错位竞争,安徽白酒市场可谓是机遇与挑战并存。

正是因为安徽当地白酒企业没有形成“强势军团”,才给了外来品牌“突袭”的机会,洋河股份、泸州老窖、五粮液都在稳妥地推进安徽白酒市场,更让人担忧的是,贵州茅台、习酒、郎酒等酱香型白酒企业则借助“酱酒热”,在安徽白酒市场上“攻城略地”,大有“后来居上”的迹象。

截至目前,本地品牌和外来品牌在安徽白酒市场上的占据数据,并没有任何权威机构披露过,但是,业界估计,本土品牌的市场份额在三分之二左右,而外来品牌的市场份额则是三分之一左右,但是,外来品牌的增长势头十分强劲,“强龙难压地头蛇”的安徽白酒市场格局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发生根本性变化。

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就指出,在茅台酒的带动下,安徽白酒在消费升级趋势下,近几年酱香型白酒市场增速较快、扩容明显,特别是在次高端与高端市场,以贵州产区的酱香型白酒为代表,安徽酱香型白酒市场迎来了高速发展期。

“提到四川好酒,可以想到普五、国窖1573和青花郎,提及贵州好酒,马上可以想到飞天茅台,但是,安徽却拿不出一款可以在全国都家喻户晓的白酒品牌,这就是安徽白酒市场最大的软肋,”上市白酒人士告诉《五谷财经》,山西汾酒近年来业绩突飞猛进,就在于不断聚焦青花汾酒,聚焦青花郎和红花郎的郎酒股份也是如此,“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古井贡酒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从年份原浆这个差异化道路上出发,并聚焦资源打造古20,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效果,希望口子窖、迎驾贡酒和金种子酒也能如此,这样就能将安徽白酒打造成一个军团,不仅可以在省内市场上御敌,还能拓展外省市场。”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sjiehe.com/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