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金钰财务造假受处罚 离退市仅一步之遥

本报记者 李万晨曦

经过一年多的立案调查,中国证监会于近日下发了对*ST金钰的处罚决定。

9月16日,*ST金钰公告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市场禁入决定书》,证监会对*ST金钰财务造假作出行政处罚,对*ST金钰及赵宁等19名责任人给予警告及罚款,对赵宁等4人采取市场禁入措施。

证监会查明,2016年12月至2018年5月间,*ST金钰为完成营业收入、利润总额等业绩指标,虚构其所控制的瑞丽市姐告宏宁珠宝有限公司与六名自然人名义客户之间的翡翠原石销售交易。

    虚增营业收入5.57亿元 虚增利润3.59亿元

公告显示,涉案期间,公司利用其孙公司姐告宏宁控制的19个银行账户,虚构销售和采购交易资金流。

虚构销售方面,将来源于或转入*ST金钰及其控制的公司或银行账户的资金4.79亿元,通过中转方和名义供应商账户转入六名名义客户账户,再控制名义客户账户支付销售交易款项,资金最终回流至姐告宏宁,上述资金流转构成资金闭环。

虚构采购交易方面,姐告宏宁向六名名义供应商支付8.18亿元釆购款,其中3.98亿元通过中转方账户转入名义客户账户,通过伪造销售和采购交易现金流水,作为六人支付的销售款项流入姐告宏宁,构成资金闭环。

上述虚构的销售交易和采购交易,形成2016年、2017年年报及2018年半年度报告的虚假记载,合计虚增营业收入5.57亿元,虚增利润3.59亿元。

具体而言,2016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1.42亿元,虚增营业成本4665万元,导致虚增利润总额9504.09万元,占当年合并利润表利润总额的29.60%;2017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2.95亿元,虚增营业成本1.1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84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利润总额的59.7%;2018年半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1.2亿元,虚增营业成本4100万元,虚增应收账款7720万元,虚增利润总额7900万元,占2018年半年度报告利润总额的211.48%。

    造假的两年半里公司发生了什么

2015年,*ST金钰抛出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募集80.08亿元,募投项目包括P2P、设立小贷公司、对典当行进行增资、设立资管公司及偿还贷款。证监会反馈意见对投资回报率的测算依据、设立资管公司与小贷公司异同等问题提出疑问,该预案显示,P2P、小贷公司、典当行等项目投资回报率在16%以上,典当行投资回报率高达19.47%。

2016年3月,*ST金钰撤回了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2016年,由于涉徐翔案,*ST金钰董事长和董事会秘书易人,35岁的赵宁成为了公司董事长。爆出涉徐翔案,是由于瑞丽金泽持有的公司2.9亿股股票被公安机关认定是徐翔的财产而被申请冻结,交易所于是下发问询函。年报显示,瑞丽金泽是赵宁家族控制的企业,是*ST金钰第二大股东,占公司股份的21.72%。

瑞丽金泽是2014年*ST金钰定向增发全额认购定增全部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的。*ST金钰回复交易所问询函称,瑞丽金泽第二股东朱某某称其在瑞丽金泽所持有的股份,系徐翔出资,为徐翔代持。

涉徐翔案、80亿元定增失败后,*ST金钰2016年还是得以发行公司债,募集7.6亿元资金。

根据2016年年报,*ST金钰在2015年净利润暴增204%、营业收入暴增90.6%的基础上,2016年,公司完成营业收入65.92亿元,净利润2.51亿元,利润总额3.2亿元,分别下降23.89%、16.47%、17.2%。而这是在造假的基础上取得的。经过记者测算,剔除造假因素,营业收入同比将下降25.53%,净利润下降48.17%,利润总额下降41.75%。

2016年年报公布以后,*ST金钰走出了一波上升行情,至7月初股价上涨超过25%。

2017年,*ST金钰又一次抛出29.8亿元的非公开发行方案,用于珠宝营销网络建设、云南跨境珠宝创意产业园、信息化珠宝物流中心。不过,该定增被证监会否决。

调查结果显示,2017年,*ST金钰虚增营业收入2.95亿元,虚增营业成本1.1亿元,虚增利润1.84亿元。当年年报显示,翡翠原石营业收入5.86亿元,虚增营业收入占50.3%,虚增利润占利润总额的59.7%。可见,当年年翡翠原石交易的50%都是造假得来。

造假的最后半年,即2018年上半年,因公司子公司、兴龙实业(时任第一大股东)等主体与中睿泰信的合同发生违约并产生仲裁,中睿泰信申请财产保全,公司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部分子公司股权及兴龙实业所持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这成为推倒公司债务危机“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

    调查终结 多名高管领市场禁入处罚

由于虚构交易,构成虚假记载,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时任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宁采取十年市场禁入措施,对副总经理媛、副总经理曹霞、副总经理尹梦葶采取五年市场禁入措施,同时,对*ST金钰及赵宁等19名责任人给予警告及罚款处罚,*ST金钰造假案告一段落。

证券维权律师刘陆峰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股市中小股东占绝大多数的特殊现状,决定了必须严刑峻法。”

刘陆峰还表示,东方金钰股价从10元多跌到1元多,投资者的损失金额一定很大,符合索赔条件的可委托专业律师依法通过诉讼索赔。面对巨额的索赔、大股东持有的股票被轮候冻结、公司缺少稳定的利润来源这三个因素,决定了公司退市的可能性极大。

一位了解*ST金钰的知情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翡翠的交易毛利率虽然很高,但是原石交易毕竟比较小众,收入规模小,这显然是无法支撑高市值的。因此,东方金钰通过大量的黄金交易,使得收入暴增,但黄金交易的毛利率很低,就1至2个点。为了维持业绩和股价,公司选择造假,而且选择高毛利的原石交易,只需要几笔就能虚增不少利润。翡翠原石交易本来就不规范,采用很传统的交易模式,给造假以可乘之机。”

目前,*ST金钰控股股东股份已经被轮候冻结,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总资产107亿元,总负债107.92亿元,已经资不抵债,上半年营业收入166.9万元,净利润-4.43亿元。

今年7月,*ST金钰股价曾经连续12天低于1元,离退市一步之遥。

(编辑 才山丹)

(原标题:*ST金钰财务造假终受处罚 离退市仅一步之遥)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sjiehe.com/679.html